欢迎光临五月诗笺

 首页 | 评论 | 诗歌 | 散文 | 古典诗词 | 诗意小说 | 菁菁校园 | 海外心羽 | 八面来风 | 精品原创 | 个人诗文集 | 诗文竞技 | 散文诗 |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 设为首页
 您的位置>>五月诗笺>>散文>>爱,需要勇气
 
爱,需要勇气
  文 / 郭利群
    



    通往学校的方向,汽车轮子辗转在铺满金色阳光的公路上,车窗外掠过树的影子不断在我脸上跳跃。挂了妈妈的电话,手紧握着手机,心有百般滋味,最起码,也算是释然了。
    端午节后一天,一家团聚。饭余聊天,分成男女两派。女的这边,聊得更多的无非是家庭琐事。而妈妈则一如既往地担心这个,询问那个。说得最多的又是有关哥哥的婚事。
    哥哥老大不小了,在农村早已到结婚年龄,却未见实在动静。原因有几个,最主要的是哥哥心里有人,妈妈却极力不同意。他们刚交往的时候,妈妈要了女的生辰八字,找算命的给她和哥哥算了一下,说两个人的婚姻不合。因此,妈妈一直不承认哥哥的女朋友,还到处为哥哥找对象。哥哥性格倔强,就是不肯依妈妈。这不,赶上家庭团聚,妈妈又开始唠叨这事。
我们都无话可说。哥哥的立场我们不是不知道,而又不敢冒犯妈妈。可是这一次妈妈更加较真,越说越激动,情绪有点失控。我比她快一步,没等她继续絮叨下去,我忍不住快嘴快语说:“你们老人家怎么那么烦啊,都什么年代了,还那么封建迷信,难道算命先生一句话顶过两个人的感情吗……”还没说完,姐姐在旁一个劲地推我。
    气氛开始严肃起来,她们有的低头不语,有的看看我又看看妈妈,有的似乎坐不住了。我则一副正气凛然的架势。妈妈肯定没想到我会冒出这么“不知事理”的话,回过神后,她情绪如潮水般倾泻下来,更加激动地说:“好,好,你们长大了,说话有力了。我花钱为你们忙里忙外,关心你们幸福,你们一个个都这样。”我控制不住自己,继续顶撞:“这叫为我们好吗?你是破坏年轻人的幸福,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?不要那么古老的思想好不好……”姐姐更加用力推我了,还一个劲地打圆场。我还是不服气的样子。
    妈妈气极了,“啪”的一声,几个茶杯弹跳起来:“好,我古董,我怎么就不跟你爸一起去了呢……”她无休止说下去,我再无法忍耐,把自己关进房间,放大音响音量。
    第二天,原本计划在家,后来“瞒着”家人去了姐姐家。在姐姐家接受了许多思想教育,可我始终坚持我的观点和做法。
    在姐姐家呆了几天,准备来学校的时候,哥哥带着心爱女朋友拜访姐姐。我故意凑到哥哥耳边说:“你们不怕妈妈大发雷霆?”哥哥笑了说:“昨晚我带她到我们家跟妈妈一起吃饭,是妈妈让我叫她来的。”这下我傻眼了,妈妈开窍了?
    候车的时候,姐姐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了作为母亲的用心良苦。我的心在烈日的烤晒下,似乎也在融化。其实,我并不是不想向妈妈道歉,更多的是怕她不原谅我。要是她还是那天的情绪,怎么办?
    安坐在凉爽的空调车里,正值午间,许多乘客在内外温度反差大的环境里,偷笑着进入梦乡。而我的心却被什么纠缠着似的,一直不能平静下来。一阵一阵的燥热袭来,我忍不住给妈妈发了短信:“妈妈,那天我太激动了,即使我不同意你的做法,我也不应该那样对你,我向你道歉,请原谅!我去学校了,一切安好。你要照顾好自己!” 
    短信发出去,我的心跳得更快。妈妈看了我的短信会是什么反应呢?她不会发短信,我也不知道她的态度啊。正想着,妈妈来电了。我从来没有如此兴奋又紧张地接通妈妈的电话。那边传来完全异于那天的声音:“你到学校了吗?我昨天卖了从竹山里扛回来的毛竹,钱打到你账号里去了……”
2011/6/9 4:58:34 发表 | 责任编辑:冯春华
本文共有评论 1 篇︱已被阅读过 257 次    查看本文的评论
 
网上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
验证码: 8904  

 
友情链接: 武江起航网络┋CNH个性网址航┋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
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┋诗社Email:fch928@163.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:maypoetry ┋ 网络技术:SEAGATE

作品版权所有,任何媒体亦可转载,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!
Copyright © 2008-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805603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