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五月诗笺

 首页 | 评论 | 诗歌 | 散文 | 古典诗词 | 诗意小说 | 菁菁校园 | 海外心羽 | 八面来风 | 精品原创 | 个人诗文集 | 诗文竞技 | 散文诗 |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 设为首页
 您的位置>>五月诗笺>>散文>>偷菜逸事
 
偷菜逸事
  文 / 郭利群
    



    那年我十岁。
    那时候,山村里没几户人家有电视机,小伙伴聚在一起玩扑克是常有的事情。找来几根小树枝,折断如火柴长短的小棍子平分成四份,每份十根,谁的棍子输光了便罚喝白开水。扑克牌不是每个人都有的,谁家有扑克牌便自觉奉献出来。通常一副扑克牌玩无数次,棱边起毛都无所谓,偶尔丢失几张牌,便拿之前不齐的来凑。这样下来,一副完整的扑克牌便新旧参杂、花色多样。
    因为缺牌,大家又不舍得买,所以每次只能开一桌,真正上台玩牌的只有四个人,偶尔也会轮流玩。当然,能玩的都是年龄较大的,我那时只有站一旁看的份。
    因为忙着上学,又要帮家里干农活,白天玩扑克是少有的事情。一般都是晚上,大人们白天劳作累了,早早休息,一伙小年轻却还生龙活虎。于是便聚在一起玩扑克。假期的晚上,还经常玩到深夜。
    秋高气爽的一天晚上,刚好周末,跟哥哥年龄相当的几个伙伴早早聚集在我家。待父母就寝后,他们一窝蜂跳到哥哥床上,有的掏出扑克,有的还带了刚出土的番薯,说可以玩得晚一些,饿了用番薯充饥。哥哥忙提来一壶开水,还从柴房里找来干树枝分小棍子。他们各自忙乎着,我也过去凑热闹。
    打了一圈又一圈,棍子重新分了好几轮,开水也喝了不少。大家时而斗嘴调侃,时而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。这声音在寂静的山村夜晚,显得格外清朗。说着笑着,大家赶紧捂住嘴巴,示意放低声音,不要吵醒熟睡的父母。我陪坐一旁,虽然没能参与玩牌,但在一旁也津津有味。
    也不知道玩了多久,整个村里安静极了,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,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声。好几个人开始边玩牌边打哈欠。后来有人提出,该睡觉了,明天晚上再打。大家都同意。
带番薯来的人忽然说:“哎呀!我带来的番薯忘记吃了,来来来,吃番薯。”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半夜三更吃生番薯,冷死人了。”哥哥说。
    “要不我们煮糯米饭吃!”有人兴奋地提出。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伙都来劲了。七嘴八舌地商量起来。
    “我出糯米,今天我妈刚辗了一袋糯米,准备重阳节做糍粑的。”
    “我家菜园有大白菜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“阿成家菜园里有芹菜和蒜,我们弄些来煮糯米饭,更香更好吃!”
    这话不知道谁说出口,大家顿时安静下来,面向阿成。然后都怂恿着:“对啊对啊,阿成出芹菜和蒜就行了。”
    “可我家的芹菜还没长大呢?”
    “哎呀,可以吃就行了,要长到什么时候啊,我们只要一点,你又不是没份吃。”阿成有些顾忌,但很快又被打消了。
说干就干,几个人分工,有的回家拿糯米,有的去菜园摘白菜,阿成去他家菜园拔芹菜和蒜。因为在我家开炉,我们兄妹俩不用出材料,便把锅洗干净,准备好柴,等着他们把材料凑齐便可以生火。
    一会儿,阿成回来了,把一大捆的芹菜和蒜苗往地上一扔,说:“洗菜!”
    哥哥说:“那么多!”
    阿成说:“不管他,吃完再种。”
    我们相视嘿嘿地笑起来。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去井里挑水,远远听到菜园那边传来高昂刺耳的叫骂声:“哪个断子绝孙的,我昨晚淋菜还好好的一畦芹菜,今天就偷了一大个空!”叫骂声重复着,听得出那是阿成妈妈的声音。
    后来,大伙经常拿这个取笑阿成,还问他,以后深夜煮糯米饭还偷不偷你家的菜?
    他义正言辞地说,不是偷,是摘!以后还摘!
2012/1/5 22:03:18 发表 | 责任编辑:冯春华
本文共有评论 0 篇︱已被阅读过 211 次    查看本文的评论
 
网上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
验证码: 3367  

 
友情链接: 武江起航网络┋CNH个性网址航┋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
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┋诗社Email:fch928@163.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:maypoetry ┋ 网络技术:SEAGATE

作品版权所有,任何媒体亦可转载,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!
Copyright © 2008-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805603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