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五月诗笺

 首页 | 评论 | 诗歌 | 散文 | 古典诗词 | 诗意小说 | 菁菁校园 | 海外心羽 | 八面来风 | 精品原创 | 个人诗文集 | 诗文竞技 | 散文诗 |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 设为首页
 您的位置>>五月诗笺>>散文>>童年,“注册”那件事
 
童年,“注册”那件事
  文 / 郭利群
    



    儿童节前夕,朋友给我发了这么一条娱乐短信:“在若干若干年前的一个9月1号,我手舞足蹈眉开眼笑地背上小书包,屁颠屁颠走进学校……”这让我回想起小时候关于注册上学的那件事。
    7岁那年,暑假尾声之际,听哥哥跟伙伴谈论开学的事情,我特别心动。7岁已是上学年龄,特别是生长在连幼儿园是什么都不太懂的环境,每次经过乡村小学,听到传来朗朗读书声,内心更是发痒。但是,按我们那的传统,小孩一般都是8岁才进入学前班。也有例外的,就是这家人经济宽裕,或者小孩是男孩。我们村跟我同龄的四个人当中,7岁上学的有一个,他是我们当中唯一的男孩。当得知他即将每天跟大个儿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上学去,还可以领到崭新的书本时,我们三个小女孩就合在一起想方设法,讨论怎么回家说服父母带我们去注册上学。
    最后,经讨论研究,我们主要定下三个方法:第一,某某(男孩)上学,我也要上;第二,某某(女孩)父母答应让她上学(是我们自己捏造出来的),我不能落后。第三算是杀手锏,哭闹。还详细地说好语气要怎么样,说哪些话。完毕,拉拉手后各自回家,并约定第二套集中报告情况。
    回家路上,我一边想怎么说服父母,一边想象我上学后的快乐情景。回到家,父亲跟村里大叔正在聊开学缴费的事情。
    “供小孩读书真不容易,一年到头就为书费打工。”父亲吸了一口旱烟。
    “你怕啥,大的出去打工,最小的还没上,我才苦恼,两个初中,书本费去了一千多,还不计住宿伙食费。”大叔捏了一下鼻子。
    “你的能读书,日后有出息。”父亲即刻答话。
    “啥时才能熬出去呢,不能读也好…。”大叔欣喜中夹杂无奈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听他们这样的谈话,我不敢作声。直至晚饭,我端着饭碗,口中的饭菜素然无味,两眼骨碌碌地一时看看父亲,一时又转向母亲。实在忍不住了,就从哥哥下手。
    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去注册啊?”
    哥哥的眼神被我突如其来的问话弹跳了一下,他咬咬筷子看着父母,不语。过一会儿,母亲发话了,“没那么快,正式上课那天再说。”
    我被母亲这么肯定的回答逼退,把跟伙伴计谋好的战术全忘了,哑口无言只好乖乖吃饭。
    第二天,我们在老地方集中。我本来还心存希望,如果她们都成功了,我还有机会向父母请示。谁知道她们都垂头丧气,一个不能上学的原因是照看弟弟,另一个口齿伶俐,使出所有方法,最后是哭了,但不是因为撒娇哭闹要上学,而是被父母骂哭了。
    原来我这边情况还是较好的,其实是因为我话都没出。她们就怂恿,说不定我这边还有希望。最后,我们决定三个一起对付我父母,如果答应了,再一起去对付她们的父母。
    我想到的是先找父亲。于是,一改从前的顽皮,我好声好气地向父亲说一大通我要上学的理由。旁边的伙伴一个劲地附和。父亲听完,看着我们三个仰着头的娃儿,笑容可掬,我以为有戏了。谁知道父亲说了一句话吓我们一大跳。
    “上学要注册,注册要用锯子锯手腕的,出血了才可以上学。”
    我们齐问为什么。父亲很认真地说,不然怎么叫“注册”呢?(客家音“注”跟“锯”有些谐音。)
    想到这么可怕,我们面面相觑,最后全改变主意。直到第二年注册上学路上,我还不停地问父亲关于“注册”一事。
    祝天下小朋友们儿童节快乐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年6月1日于广州花都
2012/6/1 16:39:17 发表 | 责任编辑:冯春华
本文共有评论 2 篇︱已被阅读过 239 次    查看本文的评论
 
网上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
验证码: 7522  

 
友情链接: 武江起航网络┋CNH个性网址航┋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
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┋诗社Email:fch928@163.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:maypoetry ┋ 网络技术:SEAGATE

作品版权所有,任何媒体亦可转载,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!
Copyright © 2008-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805603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