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五月诗笺

 首页 | 评论 | 诗歌 | 散文 | 古典诗词 | 诗意小说 | 菁菁校园 | 海外心羽 | 八面来风 | 精品原创 | 个人诗文集 | 诗文竞技 | 散文诗 |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 设为首页
 您的位置>>五月诗笺>>散文>>梦里的山坑螺
 
梦里的山坑螺
  文 / 郭利群
    



    最近总是梦见在家乡的溪里捞山坑螺。
  家乡有一条小溪,溪水直接从山里流下来,清澈见底又凉爽,夏天小孩都喜欢到溪水里戏水。溪里有许多好玩的东西,比如抓小鱼、捡石头、捞山坑螺等等。而最喜欢的莫过于捞山坑螺了。
  夏秋季节是捞山坑螺最好时候,特别又是赶上有热辣辣太阳的日子。每当快到午间,阳光越来越猛烈,山坑螺就神奇般地从阴暗的地方爬出来。过了中午十二点,是捞螺的最好时间,当然也是最热最晒的开始。但再怎么热辣的太阳,也抵挡不住捞山坑螺的情趣,因为当双脚伸到溪水里的时候,那股清凉透彻到全身的感觉,把所有的热气都消去了。还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,最喜欢放学后跟在哥哥屁股后面去捞山坑螺。从学校回家刚好要路过小溪边,赶上天气好的日子,哥哥就会跟我说好中午一放学去捞山坑螺。他还经常借此顺便到深水潭里游一会泳。父母三番几次告诫哥哥不准到溪里游泳,还让我做监督员。其实我自己都很想像哥哥一样,扒光衣服跳进水潭里,舒爽极了。所以,我非常谅解哥哥,从没告过密,只是每当他下潭之前我总是提醒他不要去太深的地方,不要游太久。但当哥哥潜进水潭,手里擎着一个又大又黑的山坑螺冒出水面时,我们又把父母的话都抛到脑后。放学后捞山坑螺的时间不会太长,因为有时候父母在田农作,我们要赶回家做饭喂猪。所以,一小段时间捞的山坑螺是不够一餐吃的,我们便把它们养着,找其他时间再捞一些凑起来。
  有时候,我们也会在去上学路上捞螺。其实,每次捞螺的功臣都是哥哥,我只不过是跟在他后面拿个小袋子帮忙提着,还经常因没踩稳石块打滑。哥哥老训我,“要是把螺洒了给你好看。”每当这时我就总嘟着嘴巴说,“要是你来提,我也能摸到螺!”哥哥便抛给我一个不以为然的笑。我知道哥哥更多的是出于关心,他怕我滑倒摔疼,且弄湿衣服可不是好事,所以他经常叫我到岸上去,因为我确实有摔倒过的经历,他没骂我,反而是赶紧过来扶我并把衣服拧干。可我怎么可能任清凉的水在我眼前淌过。于是找许多理由,比如我可以紧跟着他,随时接过他摸到的螺,且我也可以充当摸螺的把手。有一次,我到溪水边的竹子下避阴,竟然意外发现两个并列的大黑螺,它们触角相交前进,我赶紧一手抓住。哥哥摸到螺是常事,而当我摸到一个的时候,那种兴奋简直如获至宝,何况这种一箭双雕的事情。我大呼起来,把哥哥吓了一大跳,我因情绪过激,差点又来个醉鬼扑水。
  上学路上摸螺,有个问题,就是不知道把螺放哪里。因为螺得养着,不可能带去学校,又不能先拿回家,不然就迟到了。于是,我们想出一个办法,把装螺的塑料袋装适量的水打结栓在溪边垂下来的树根上。这位置得找好,不能找急流的地方,还要让塑料袋有一部分浸在水里,以免太热把螺闷死。这种方法屡试不爽,却也有失误的时候。有一次,午间还是热辣辣的太阳,下午却下了一场雨,害得我上课都没心思,一心想着我们的螺。果不出所料,当放学后我跟哥哥跑到栓螺的地方,发现溪水涨了,塑料袋被溪水冲破了一个洞,螺也不见了。这让我们非常懊恼。哥哥一言不发,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。我抿抿嘴,眼泪就要掉下来了。哥哥看了看我说,“哭什么哭,改天我们把它捞回来,它们迟早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!”
  关于捞山坑螺这事,其中还有许多有趣的地方,但那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。后来慢慢长大,少去溪里捞螺。特别是高中以后,每次回到家乡,看见那仍然清澈见底的小溪,总是有种卷裤脚下水的冲动,重拾童年的欢乐,但却没有一次做到。于是,只能梦中呈现那时候的情景。常说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可即使我白天完全没有想起捞山坑螺这件事,它也经常来到我的梦中。看来它真是深深地留在了我的潜意识里。
  总有一天,我会回到家乡,去捞山坑螺。
  
  
2013/8/16 1:54:27 发表 | 责任编辑:冯春华
本文共有评论 3 篇︱已被阅读过 140 次    查看本文的评论
 
网上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
验证码: 5754  

 
友情链接: 武江起航网络┋CNH个性网址航┋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
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┋诗社Email:fch928@163.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:maypoetry ┋ 网络技术:SEAGATE

作品版权所有,任何媒体亦可转载,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!
Copyright © 2008-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805603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