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五月诗笺

 首页 | 评论 | 诗歌 | 散文 | 古典诗词 | 诗意小说 | 菁菁校园 | 海外心羽 | 八面来风 | 精品原创 | 个人诗文集 | 诗文竞技 | 散文诗 | 诗社公告收藏本站 设为首页
 您的位置>>五月诗笺>>诗歌>>【227】劈柴记
 
【227】劈柴记
  文 / 米扣【】
【227】 劈柴记

快了!天气干而脆了,噶帮脆!

但是且慢磨刀,且慢踌躇:

“试我锋芒?试老夫手段?”

……

山高天远啊!郁郁葱葱,尽待砍伐。

诗经不是说了吗?“坎坎伐檀兮”,

深的谷疲惫了许多也,黄

的谷收进了粮仓,或屋棚;

你的鸟叫藏到了鸦树;

劈柴!砍杀!嗷嗷待哺!

春云乱卷烟雨去,冬夜最宜鬼哭嚎……

是的,一桌的春天啊一桌的酒,

一堆的木柴啊一垛的火。且慢!

斧子雪亮了罢?力气攒了一年了罢?

吹弹得破的如今僵硬!

劈柴的,是谁?谁执牛耳?谁

粗了茧子挽袖子忖度了度?

“此处……横竖……疤痕……嗯……”

慢不了了啊!我们磨斧子之前

就听到了说柴晒干了好烧,烧水了

好蒸发……蒸汽!蒸汽蒸白米糍,

蒸口水,蒸衣衫不整的寒!

蒸我们冬天的早晨晒太阳时候

一手碗一手筷一碗粥一筷甜!……

去吧!你的且慢!我夜半磨刀,

露水踏山,一齐都砍回来也!

丢在屋前后,一齐都劈了!

它们白花花地倒在我的旁边,

——那时我还不知道人会流泪!

不知道,凌乱不堪的时候人会喜极

而泣!




【关于《劈柴记》】诗歌不是童话,不是神话,虽然有《奥德赛》之类。但它不是《西游记》!关于想象的问题,它是否有它的土壤?这土壤和所谓的意象之间是什么关系?不是基于一个点上的想象,肯定是杂乱无章而且没有方向的。没有方向,哪来的层次感?没有层次感,怎么有意象之间组合在一起形成的群体?没有群体,怎么构建一个“世界”?

写东西需要灵性,灵感能带来某个触点。但不能依赖所谓的灵感!我们借用海子的话来说,它是“劈柴”,在劈柴之前,需要磨斧子,垛柴,摆正,然后是找到切入点,然后挥斧子、切入,然后把它交给太阳,风吹日晒,让它干脆,让它纹理舒朗,让它充满春天的木头的味道,然后呢?在冬天,它最让我们感恩的,是它会给我们蒸一屉温暖的柔软的糍粑,我们感到温暖,感到甜,感到一年里少有的好味道……甚至,砍柴之前要看山,望林,度树,休憩,等待,抽烟,听鸟叫,看风声……而不是说我要劈柴了,就劈,劈,劈……除此呢?“扯淡,劈柴就是劈柴,还要什么其他?“——如果是这样,哪来的诗歌的丰富的内在感?哪来的模糊感?哪来的不确定性?哪来的给读者的发散性?……

……等等,之类……



2018/8/24 14:50:20 发表 | 责任编辑:桂汉标
本文共有评论 -2 篇︱已被阅读过 510 次    查看本文的评论
 
网上大名:

评论主题:

您的评论:
 
验证码: 3987  

 
友情链接: 武江起航网络┋CNH个性网址航┋诗歌报汝莲茶分销平台阿君软件工作室SEAGATE女子诗报韶关新闻网韶关民声网
名誉社长桂汉标社长冯春华┋诗社Email:fch928@163.com 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:maypoetry ┋ 网络技术:SEAGATE

作品版权所有,任何媒体亦可转载,但必须署明作者及本站网址!
Copyright © 2008-2029 五月诗社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8056035号-3